阿飘就是阿飘啊

不是写手也不是太太
这是一个孤寂的老年人,请多给它一些关怀。
喜欢日常递橘子
非,很非,特别非

如何才能抽到总裁的SSR?

你偷了白起的手铐把李泽言铐在床上。
然后你跨坐在他的身上。
你的左手拽着他的领带,右手里拿着一瓶药。
那是你从许墨的实验室里偷出来的。
一个小时之前,你刚把药喂给他。
然后你微笑的看着他。
“知道这是什么药吗?”
李泽言不想理你,于是侧头避开你的视线。
然后你低头靠近。
“是不是觉得有点热?”
你的呼吸紧贴着他的耳朵。
“李泽言,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好不好?”
他想回你一句不好,但是他说不了话。
因为你用胶带封住了住了他的嘴。                  从周棋落剧组顺的胶带倒还挺好用的。
你一边在他耳边轻笑,一边伸手抚上他的脸。
他的身体因为药物的作用开始在你的手下轻颤。
你十分享受他的这种反应。
“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让我来告诉你,其实你才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忍不住舔了舔李泽言的喉结。
“为什么挂我电话,嗯?”
“知道我有多么想抽你么?”
“所以……为什么不让我抽到你的SSR呢?”
你解下他的领带,然后剥开了他的衣服,低头狠狠咬了一口他的肩膀。
“挂电话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但是李泽言,你要记住”,你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跟你对视,“如果元旦之前你还是没有让我抽到你的SSR,我就偷光你的钱去养白起。”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