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飘就是阿飘啊

不是写手也不是太太
这是一个孤寂的老年人,请多给它一些关怀。
喜欢日常递橘子
非,很非,特别非

“你却将它画于纸伞,
说等烟雨时,
伞下便是歌中流年。”
当初刚从西塘回来的时候曾经把这句抄在浅蓝色的便签纸上然后贴在了手账第一页。
今天本来想顺着醉世客摸过去看看词作还有什么别的歌结果惊喜的看到了西塘夜话
居然跟写清风雁走入我席的是同一个人\^O^/
疯狂转圈!
在词作看不到的地方悄咪咪表个白hhhhh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