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飘就是阿飘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是过期的师无渡头七贺文)

今天……是他至亲的头七啊……

绝望在不堪忍受的痛苦中无尽延伸,滋生出毒蛇般蠕动的藤蔓,缠绕着想将他拖向深渊。

他想死。

师青玄呆呆的垂着头望着地面,双手无意识的在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把有些生锈的匕首。
他定定的看了那匕首一会儿,然后试着划向了自己的手腕。
汩汩的血液流出。
疼痛开始从伤口中滋长。
是生命在消逝的感觉吗?
这样做……是不是就可以见到哥哥了?
师青玄举起手,打算向心口再来致命一击。

贺玄进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
他愤怒的打飞了师青玄手中的利器,揪着师青玄的领子。
“我说过你可以死了吗!”
“明……贺玄?”,师青玄看了他一会儿,泪水如般流淌,“我……我想死,让我死吧……求你了,求求你……”
“求我?想死?你凭什么?
贺玄冷冷的看着他。
凭什么求我?
又凭什么去死?
“我……对不起……我受不了。我受不了啊……我不能没有我哥。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杀了我吧……”
贺玄努力抑制住打死师青玄的冲动,咬着牙道:“死了一个哥哥你就受不了了?那我呢!我的父母妻妹无一幸存!我又熬了多少年!你之前口口声声的跟我说对不起,你就是这么对不起我的?”
“明兄……”
“别叫我明兄!”
语罢,贺玄似乎气急,狠狠的摔门而出。

师青玄愣了半晌,缓缓伸手,覆上了微微凝结的伤口。
莹白如玉的手指在伤口上轻柔的摩挲了一会儿,然后指尖骤然力。
鲜红的液体重新流出。
也许是疼痛唤回了一丝清明,师青玄的大脑重新开始思考。
是啊,他凭什么。
凭什么去死。
活下来继续承受吧。
这才是他应得的结果。
这是他欠那个人的。
至于他的哥哥……

师青玄爬向了先前被击落在地上的刀子,重新将它捡了起来。
冰冷的刀锋再一次划下。
师青玄颤抖着去割自己的手指。
一根,两根……
身心的剧痛同时迸发,如狂风摧折朽木,激湍顺势而走,退避不及。

哥,对不起。
我不能去陪你了。
我还不能死。
我不配。
对不起……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