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飘就是阿飘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善终。

黑水鬼蜮之后,谢怜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师青玄。
也曾试图寻找过,但是一无所获。
直到多年后的某一天,辗转到了一个熟悉的小镇。

博古镇,风水殿。
正值深秋,寒风卷着枯叶旋转在空中。
谢怜穿过落叶,踏着积漫灰尘的台阶,缓缓步入。
在破落的神殿里,光线也鲜少触及的角落深处,似乎蜷缩着一个人影。
谢怜走过去。终于看清了那人脏兮兮的侧脸。
心中猛然一颤。
仍是熟悉眉眼,但是已经见不到熟悉的神情。
是师青玄。
他抱着一块石头,不知道在呢喃着什么。
谢怜认出那是缺了头的水师神像,原来他在叫哥哥。
谢怜上前想跟他说话。
身体突然被不知何时出现的黑水定住。
师青玄突然又扔掉了残缺的神像,抱着头哭喊着对不起。
手指已经把头皮抓出了血,他又跪在地上用头撞向地面。
血液的气味在空气里弥漫。
过了一阵,似乎是累了,于是停下来嘟囔着明兄我害怕。
谢怜已经惊呆了。
黑水只是无声的看着他,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然后师青玄又毫无预兆的把手指放进口中,啃咬起来。
黑水走过去,把他的手强行拽出来是,指节已经可见血肉之中森森的白骨。
师青玄抬头看着黑水,似乎在辨认。
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又开始痴笑着叫哥哥。
哥哥你来接我啦?
哥哥我好想你啊。
他已经认不出来谁是谁了。
而后又发起疯来,血肉模糊的双手突然把黑水推开,跑开了。
然后呢?
然后啊他去找自己的神像,又看着自己缺少双臂的神像,开始疑惑。
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臂,露出了醒悟的表情,于是捡了地上摔破的瓷盘碎片,试图割断的它们。
谢怜看着黑水夺过了沾血的碎片,提着师青玄走了出去。
在谢怜看不到的水边,黑水把师青玄放下。
对着失去神智的,曾经风光无限的,他曾经的好友说,可以了。
可以了。
已经够了。
我最恨的人已经死去,你也品尝到了无与伦比的苦痛吧。
该结束了。
现在的你已然无法正常生存下去,无论是否清醒。
所以啊就去死掉好了。
于是曾经的神官沉入水底,完结了他的一生。
原本的,最依赖的兄长,最信任的朋友,他们最擅长控制的都是这些水啊。
所以死在水里是否会觉得安宁呢?
一切都结束了。






随手开的脑洞,就随便一点,不要在意那么多,毕竟瞎写的。
怜怜就出来打个酱油的!然后就把他放在那花花回来找他的!我就不管他了!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编了!忽略掉忽略掉!
最后感谢秀秀!爱秀秀么么哒!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喜欢吃刀子!秀秀让我认识到了我是不排斥刀子的!
但是仍然希望风湿小可爱不要挂!要是能好好活下去就更好了!他本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