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飘就是阿飘啊

剧版谢衣是张智尧,影版阿夜是张智霖。
朋友们,你们看过……吗?

这个号还是专门用来吃粮算了。

很多话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还是决定删掉。
看了下事情始末,只觉得脑残粉跟黑粉都挺过分的。
看着黑粉说的话真的气的要死,看着脑残粉说的话又觉得怪不得我会气的要死。
对不住了各位我可能要脱个粉,我觉得我这样的压根不算是粉。我只是喜欢墨香这个人跟她的作品但还远远到不了诸位所做的程度。
不是存在脑残粉的问题,而是因为脑残粉太多太多太多了到处都能看到实在影响心情,关键是理智粉还经常压不住。
另外所谓脱粉只是因为不想接触任何过激的脑残粉,跟墨香本人无关。
墨香我仍然喜欢,她的作品我仍然会追仍然会看,见到过分的黑子没准儿还会去据理力争一下。
无论如何墨香天官对于我来说还是有特殊意义的。
但墨香作品相关的同人都不会再写了,反正我本来就写不出什么东西。在我这里想吃粮的小可爱都去别的太太那里吧,况且我好久都没有写东西了,你们也该走了。
正好最近还挺忙。
如果哪天看见我又回来了那肯定是我爬墙去别的坑了。
以后大概就是一言不发地默默看文,偶尔也会刷刷墨香微博看看她可爱的日常。可能偶尔也会吃吃同人粮,毕竟还有不少有趣又温柔的太太在这里。
就这样吧。

终于能抽空悄咪咪把给六六的情书写出来了!
本来想写得长长的但可惜实在憋不出那么多字,不要嫌弃我短小哇(^_^)Y
@六薰ฅ'ω'ฅ搓糖球

无料做得特别精致!特别好看!尤其是里面还印了骰子斗笠小蝴蝶什么的~先给六六一个么么哒>3<
两枚书签,天官赐福被我夹在第七页,那是我看的六六的第一篇花怜同人;百无禁忌被我夹在第二十九页,咳,是我之前跟六六说过的很喜欢的一篇肉,后来听六六无料里有这篇的时候感觉特别开心(∩_∩)~
看了后记,我想着六六真的好喜欢天官这个故事。
其实我也好喜欢,但喜欢的不止是这个故事本身。
我当初在看了天官之后开始用lof,开始尝试着加群跟其他人交流玩耍,也开始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并且遇到了很多又温柔又可爱的人。
于是天官对我来说就有些特殊的意义。
捂着脸小声喊一句六六你真的好可爱啊*^o^*
不过写的东西是真的乱七八糟,感谢小天使们居然没有嫌弃我还给我点小红心写评论mua~

感谢秀秀写出天官,感谢天官让我们相遇(^_^)
我去看无料了~

六六的本子飞过来了!
本子很好看!但是六六很瓜!
为了自己的良好形象我就不拍明信片了!
手动艾特搓泥鳅的六六 @六薰ฅ'ω'ฅ搓糖球

当年谢怜吃的是贺玄家的元宵?

[双玄]折柳

听歌的时候脑洞的一个小片段

师青玄化了女相,又磨着贺玄给他画了眉,然后两人一起去茶楼喝茶吃点心,顺便听说书先生讲故事。
茶楼里讲着故事,窗外就下着细雨,打湿的花瓣落了一地。
等故事听完,雨也停了。他们走出去,一路并肩踏着地上的落英与青苔,行至湖畔,立于一棵垂柳之下。
两人各自有其他事情要做,不得不分开,于是师青玄折了枝柳递给贺玄,笑着说明兄你忙完记得要来找我啊我一个人肯定会很想你的。
贺玄一脸嫌弃地接过了柳枝。
多年后师青玄又来到那棵柳树下,他抬手折了柳枝,然后望着湖面发呆。
身后的行人来来往往,可是他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把手中折柳再递给他一次。

关于老四“更新”语无伦次的胡言乱语

占tag致歉

对于看到老四超话里内容的人可以分成三种。
第一种人都是粉。
大部分觉得开个玩笑乐一乐很好玩,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是的确实挺有意思,目前看来也没怎么样,那玩儿就玩儿吧这个是真的没什么,开心就好。
第二种是黑子。
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它们都会去黑,对于这些人基本上乐意理就撕一撕,不乐意理的就直接当空气,反正它们就那样了理不理都无所谓。
第三种是路人。
怎么说呢,路人可以只是路人,也可也变成粉或者黑子,所以印象好感度很重要吧。一般来说,黑子希望路人跟他们一起黑,粉也希望路人跟他们一起粉,或者至少不要让路人变成黑子啊。
不喜欢这个玩笑的粉不开心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单纯没那么喜欢开玩笑,所以道友们玩耍的时候稍微尊重一下别太过就好;另一个原因就是担心路人会被黑子影响吧。
说实话,这个可能性并没有大到百分之百,但它还是存在的,所以才会有人觉得关于老四的玩笑太过。
希望各位玩耍的时候能稍微注意一下,私下跟不介意开玩笑的小伙伴玩儿或者在相关群聊里玩儿就好,像黑子跟圈外路人都能看到的超话啦lof啦都尽量收敛一下吧,或者全部加个狗头说明你是开玩笑也好啊。
毕竟都是粉,私心希望大家就算要撕也最好不要因为这种原因,不如把力气留着去对付黑子或者给秀秀打call。

以上诸位有哪个地方觉得我语气不太好的尽量温柔地指出来就好,我再去改一改。虽然我觉得整体没什么语气不好的地方,但是我觉得的跟你们觉得的可能不一样。
顺便呼唤一下太太们快回到天官坑里产粮啊!不要全去老四那儿玩儿!都回来浪吧!说不定哪天你们玩儿老四的时候就错过花怜官方车首杀了!!

呱,橘子,还有皮。

几个懒得写出来的段子。

01
师青玄又在玩手游,这次他养了呱,名字叫贺玄,因为他的呱经常坐在那里吃东西。
他哥又给他扔了卡让他拿去刷,所以师青玄氪了不少三叶草给贺玄呱买这买那。
但是他不敢让他哥知道呱的名字。

02
师青玄买了好多橘子。
他把橘子们都剥好,先是熬了一大锅果酱,准备送给贺玄,然后又把橘子皮收起来,准备给他哥塞枕头里。
师无渡跟他最近睡觉一直睡不好,总是梦到自己被大仓鼠叼走,师青玄怀疑他是因为经常加班所以太累了。

03
其实师青玄也不清楚橘子皮对失眠到底有没有帮助,但是有一块他打算扔掉的橘子皮对他说话了。
是那块橘子皮告诉他可以做枕头的。

04
收完三叶草做完果酱搞定橘子皮之后师青玄就睡醒了。
没有橘子,没有皮,没有三叶草更没有呱。
都是他在做梦。
因为他误食了谢怜亲手做的鸡腿。

05
彻底清醒后,他被贺玄一路送回了家。
贺玄走之前看见他还傻傻的不放心,就给了他一块橘子味儿的棒棒糖,让他在家里好好吃糖别乱走。
然后师青玄就坐在地上想着贺玄吃着糖发着呆。
他养的小花猫走过来想往他身上扑,扑着扑着门开了。
然后提着橘子的师无渡走了进来。

06
师无渡把橘子丢给师青玄就急急忙忙出门加班去了。
师青玄觉得橘子他吃不了,想着要不做果酱吧,正好给贺玄送点。
果酱做完了,他想把橘子皮都扔掉吧。但是看着那些橘子皮的时候他顿了一下。
并没有任何一块橘子皮开口跟他说话。
但是他仍然想用它们给他哥做个枕头。

07
现在橘子跟橘子皮都有了,还差三叶草跟呱。
师青玄打开手机搜了一下,发现真的有这么一个薅三叶草养青蛙的游戏。
他给他的呱取了个不用说我们也都知道的名字,想看着它吃东西。
然后他的呱就出门了,并且再也没有回来。
没有明信片,没有土特产。
师青玄觉得有些绝望,他怀疑他的呱是不是被花城抓走给谢怜做菜用了。
真可怕。

我也不知道这是啥

引玉养了一只猫,注意,不是橘的。
这只喵的毛毛有点卷,我也不知道它为啥就是卷的,反正它是个卷毛就对了。
卷毛喵名字就叫权卷卷。
引玉正抱着权卷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他看的是最近某卫视热播的大型反腐题材连续剧,名字叫做《天官的名义:纯情太子妖艳妃》,该剧已经迎来了剧情的高潮。
剧中代表着正义的仙乐太子已经揭开了传销组织头子的真面目,但是奈何此人武艺高强,诡计多端,仙乐太子一时不敌竟然落入敌手!
引玉正看得津津有味,没想到精彩的剧情却突然结束。
唉,又要等到第二天才能看到下一集了。
引玉觉得追剧实在是太辛苦了,他不禁低下头撸了撸他家小卷毛,卷卷舒服得喵呜了两声,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引玉的手指。
引玉把卷卷举起来,跟它对视,被举高高的卷卷似乎觉得很开心,伸出两只猫爪爪想往引玉身上搭,可是它太小啦,够不到。
引玉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亲了卷卷一下,软软的触感很好。然后他抱着卷卷躺到了床上,想着明天的剧情睡着了。